沉澱靈魂的街角古物記事所

今天要介紹一家古物店。 友人說:偶爾會來這裡汲取老靈魂。 混雜著鐵皮的鏽蝕與斑駁的窗櫺,它的外觀依舊白淨素雅,像一個被塵封的世外之所,在巷弄裡一個安靜又獨特的存在,讓人瞧見便為之神往。 輕推開門,日光由天窗灑下,沒有揚塵,一抹幽情頓時鑽入鼻隙之中。 左手邊一個小巧的古老櫃台,長長的拋物線彈簧上依然有力的繫著書寫工具,拉開一旁來自法國小小的木盒,裏頭躺著源於中國的牌九,牌面大多都已參差剝落,彷彿輕觸便能聽見它經歷的喧囂,架上擺著遠方不知名的美術系學生作業集,看著畫上的地圖與人像的筆觸,試著閱讀當時畫者的心情與脾性,角落裡像似嬰兒洗澡的大木盆,原來是師傅們用來揉麵團的好工具(筆記) 一瞬間,以為這些老物活了過來。 這裡起初是個荒廢多年的小型成衣倉庫,後來也曾做過烘焙坊,流轉至現在的主人手裡,改造成了古玩的中繼站;不同於完美無瑕的新品,老物身上的每道刻痕都有一則專屬於它們的故事,宿著前世的靈魂,裹著過往的興悲、看現在的來去,靜靜的等待下一位有緣之人,期待某天的再度光臨...

重返老台北的摩登時代|大千百貨

日治前期,這裡原是總督府專賣局的煙草倉庫平房,拆除後,1928年改建為三層樓、五坎進的氣派建築【亞細亞旅館】,訴求精緻低廉,一泊兩食兩圓起,較之站前最高級的鐵道飯店一晚二十圓,可謂平民消費,經常一房難求,甚至後續增租附近樓房擴大營業;但開張三年便遇上經濟大蕭條,生意一落千丈,店主付不出租金鬧上法院而結束營業,自此這裡便常因產權爭議、租金紛擾云云,多次易主轉讓...,在此不作細考。 直至1970年4月17日,【大千百貨】浩浩蕩蕩地開幕了,不僅在《聯合報》頭版刊登了開幕廣告,還邀請了當紅巨星楊麗花前來剪綵,當天人山人海,將附近道路全擠得水洩不通。 氣派的五坎式大型街廓建築,簡潔的現代主義形式,日治時期的古典對稱立面山牆,使用了TR紅磚、黑瓦與磨石子等元素;五十公尺的店面,聘請了三百多名員工,並從日本引進台北第一座、當時仍罕見不已的電動手扶梯,吸引了不少中南部的民眾特意北上參觀,可說是當時全台灣最時髦的百貨公司,遠遠的便可看見長長的排隊人龍。 光復初期,延平北路為台北市最熱鬧的商店街,附近銀樓、布行、糕餅店林立,老台北人要採買嫁妝及舶來品,總是第一想到這來,熱鬧不下於今日東區,盛極一時。 大千百貨可說是台灣本土自營百貨的鼻祖。但隨著商圈轉移,大稻埕沒落,百貨風光也不復存在,大千約於1990年歇業,短短二十年,滄海桑田;2005年方被登錄為歷史建築,修整至今,如今的大千百貨像隻蟄伏的巨龍,等待再度開幕的那一日,光芒萬丈地重回眾人眼前 ☄

少年時光:陽明山上的美軍俱樂部

50年代韓戰爆發,美國開始派駐大量美軍協防台灣,並選定陽明山與天母兩地作為兩百餘戶美軍宿舍的落腳處;由美方提供房屋設計圖,再交由台灣官方施工建造,因此建築外貌皆與美國同時期的本土住宅十分相似。 陽明山上的美軍宿舍群位於文化大學旁,占地約14公頃,共有150棟美軍住宅。 當中佔地最廣,最獨特的要屬「草山青少年俱樂部 Grass Mountain Teen Club」了,月繳一美金便可無限次進出,憑會員證還能帶一位台灣朋友進場,供給駐台美軍子弟下課後與週末間打發時間交誼用;不僅提供美式餐飲,還有舞池、球場及游泳池,許多在台美國青少年的初戀,或說與異性的第一支舞都與這裡脫不了干係 👩‍❤️‍👨 當時現場就有LIVE BAND,團員多為菲律賓人跟美國人,也有少數的歐洲人與台灣人,演奏著美國的流行音樂、搖滾樂或爵士樂 🎶 此處的住戶官階高,鄰近區域也跟著繁榮多樣化,舶來品店、百貨行、異國餐廳、酒吧等等,洋溢著各式各樣的美國風情。 900坪大的空間,直至1978年中美斷交後美軍陸續撤離,便由台灣銀行接管,輾轉做為「陽明山太平洋聯誼社」,部分房舍也開放出租給平民使用,後聯誼社歇業,此區再度沉寂;2016年由製作黑膠唱片起家的鈺德科技取得經營權,耗時近兩年、億萬重建,以黑膠唱片每分鐘33又1/3轉的轉速的概念,重新命名為「Brick Yard 33 1/3 美軍俱樂部」,簡稱BY33美軍俱樂部。 P.S. 值得讚許的是,雖為餐廳營業卻並不禁止遊客進入,想拍照的話可以禮貌地詢問門口的服務人員,就可以越過餐廳到達寬廣的美麗中庭囉 🤗

​文章精選
 
ARCHIVE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Pinterest Icon

© 2016 心 寓 設 計 有 限 公 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