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境圖書館,松菸「不只是」

在松山文創園區,製菸工廠北側二樓,有個鮮為人知的秘境圖書館 📚 【不只是圖書館 not just library】 它是國內首座設計圖書館,擁有超過兩萬冊的藏書,超過一百種的國內外設計雜誌,館藏以工業設計與平面視覺傳達的比例佔多數,主題圍繞在設計、藝術及生活風格上;選書不僅僅考量內容,更注重設計排版,也會即時補給與時下趨勢最新相關的書籍,除了設計人必讀的指標性書籍,有些生澀難懂的設計書在專家建議下被列入蒐羅的行列 ~ 👩‍💻 走進「不只是」,右手邊是黑色櫃台,左手邊則是「不只是3x3」。3x3是參加展覽時一個標準攤位的規格簡稱。「不只是3x3」是一個提供設計師發聲的舞台,總會有不定期的佈展提供大眾免費參觀,不只是大師,更多是新生代作品,總令人耳目一新 ✨ 再往前,便是需購票的閱覽區。長長的黑書架將動線分成右、左、中三道,向右走是雜誌區,有舒適的沙發、優雅的高腳椅與妝點的設計小物,向左走則是不定期、也許也不公告的主題選書,總是非常有意思值得你繞道一觀;如果就一味直直的走,首先映入眼簾的便是部分的平面櫥窗,與3x3一樣作為展覽之用(不收取參觀費用),兩側則擺滿了大量明亮又寬敞的座位與充足的插座,讓來到這裡的人都能好好地沉澱下來吸取豐沛的設計新知與能量 💯 舊有的溫潤木窗讓空間擁有大面積的採光,顯得溫暖又明亮,與冷調、感覺理性的黑色金屬書架交映相融,餘下選用乾淨的白牆、管線亦不包覆,簡單有力的表現反而去除了大量書籍可能帶來的雜亂感,並且不搶走設計刊物本本獨特的風采,給予讀者一個純粹的閱讀空間 🤗 這裡舉辦展覽,舉辦講座,甚至舉辦各式各樣的「活動」。 不只是圖書館,沒有什麼

品茗小憩,遠離塵囂|西本願寺

位於西門的西本願寺始建於1901年,擴建至1932年完工,是日治時期臺灣最大的日式佛寺;可惜的是大多建築已焚毀於1975年,本堂及御廟所只留存臺座(上方用支架表達建物原先的模樣),偌大的園區如今僅剩樹心會館、鐘樓與輪番所三處修復後的建築。 「樹心」之名源自臺灣總督兒玉源太郎賜匾「樹心佛地」,建於1923年,當年作為教育及弘法的場所,T字型的平面配置,主要為紅磚結構與木造建築,入口「唐門」為其一大建築特色;據聞平日此處並不開放參觀,恰巧參訪當日正在進行姓名展覽,得以順利入內~ 超級lucky~~ 🚶 「輪番所」則是寺廟住持的宿舍,建於1924年,同樣採用磚造基礎與木造樑柱;現由「八拾捌茶」進駐,分為和室與一般座位區,茶可分為碗泡、壺泡及單杯飲品,隨杯店家會附上適合的小茶點與親切專業的說明,非常細緻貼心 🍵 望著窗外竹籬的綠意,耳邊傳來輕輕的風鈴聲,啜一口茶,炎熱午後的避世之所,so nice~ 🎐

擁抱美好時光裡的書酒香|行冊

夜晚的街燈穿過了窗玻,緊偎著昔日臺灣民報發行處與大安醫院舊址的靈魄流淌在分化歲月的空氣之中,位於大稻埕的四層紅磚老屋,以家為核心思想,一樓作為客廳、二樓上餐廳、三樓到書房,聊天、吃飯、讀書、找自我,「行冊」都解決了。 停不下的快門,放肆又輕柔的汲取所有可見的美好。 一樓流觴,三兩成堆,恣意散落的群體,擁抱著前場的茶香、酒香與咖啡香,源自在地的小農茶品、精釀啤酒、紅白酒與烘焙咖啡。 二樓提供低脂高纖的地中海料理,長桌、圓桌交錯放置,不同材質形狀的桌面無違和地雜揉在長條空間之中,佈滿歲月的厚實門片搭成了桌板,鏽蝕的門環隱隱閃著薄薄銅綠,彷彿看見一個紮著麻花辮的大女孩喊著大娘在叩門。 不擁擠的懷舊舒適,看似歐風又有著上海情調,滿屋點綴的乾燥花草與老配件,一出神就好似掉進哪部的電影場景裡頭,一幅畫、一座櫥,每個細節都耐人尋味,說不出的動人。簡約秀麗。 推開側邊的玻璃門,拾著稍稍陡峭的階步步往上,湧入一片書海。 脫下掛了一天厚重的靴,赤腳踩進油亮的木質地,手輕扶著刻意不抹勻的水泥色裸牆,一杯白茶、一枝筆、一本書,攀爬過重重書架後,一大片玻璃窗前只有一個我立在那裡,那是都市裡喧囂相對靜謐的一方天地,一瞬間我清楚地聽見我自己呼吸和心跳的聲音。 我坐著、我躺著,我很放鬆很愜意的尋找自己最舒服的姿勢。 行冊的店徽是一本長著眼睛正在行走的書。 在這裡,每一眼、每次呼吸、每口飲食都是一次的三角循環再生,與空間、與書與食物、與自己。 像個有腳書櫥、舊瓶新酒的美好地方,推薦給喜歡老屋、喜歡秘境、喜歡對話的你。 小編不業配,純粹私心 💗

在詩歌裡凝結的永恆|齊東詩舍

「齊東詩舍」指的是台北市濟南路二段25及27號兩棟建築構成的區塊,約建於1935年,近年由文化局修繕後委交台灣文學館經營,做為詩文的展覽交流空間。 日治時期,這裡被劃入幸町,是為了安置周邊文教區、職員和官員所建的宿舍群;國府來台後,這批建築同樣被撥給核心官員作為宿舍使用。 25號是一位中央銀行委員,27號則是一位空軍司令將軍的居所。 齊東詩舍為日式木造建築,單棟平面配置,屋頂屬「寄棟造」式(四面皆為斜坡頂),「屋根」(屋頂)上頭覆蓋著黑瓦,屋脊末端安放了鬼瓦收邊,座北朝南,為第四等高等官舍。 時空更迭下,兩棟建築都因應著居住者的空間需求起了不小的變化。 相較於27號作為開放式活動空間,格局變動較多,如將座敷(日式住宅的廳堂,接待客人與供奉神明之處)空間下挖,並打開天花板展示其木構造形式,保留較多變遷後的彈性使用;25號則訴求復原更多、更傳統的日式宿舍風貌,此處作為詩詞主要的展覽空間,收納棉被、衣服的櫥櫃皆化為詩人筆墨手稿出演的舞台,字裡行間,歷史與文學動人地在此交相輝映。 步至緣側(室內與庭院的過渡空間,兼具廊道遮陽之用),厚實的木地板踏起來還有些微的暖,讓人不禁矮下身來,試著用手去貼近這午後的感動,緩緩一抬眼,外頭庭院裡有一環樹景的綠與一地卵石的灰,徐徐微風吹來。 霎那,在腦海裡被凝成了一幀永恆。

​文章精選
 
ARCHIVE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Pinterest Icon

© 2016 心 寓 設 計 有 限 公 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