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屋敷‧逸仙公園‧國父史蹟紀念館

料亭,指的是價格高昂、擁有包廂、具有高度隱密性的高級日本料理餐廳,通常會在特別的日子比如結婚、重要的儀式和會議,或接待重要的客人時選用。 「梅屋敷」,現「逸仙公園」,是國父 孫中山先生1913年二次來台時所下榻的料亭,也是台灣現存唯一的國父革命遺跡;當年國父與台灣總督佐久間左馬太就是在此商議政事,現在則劃為小型公園,開放予普羅大眾自由進出參觀。 「梅屋敷」為傳統的日式木造建築,建物面積約50坪,占地近千坪,始建於1900年,並在1983年台北鐵路地下化時經過遷移再復舊,原址約於往西南推回50公尺處。 它因庭內栽種梅樹而聞名,為日治時期日人所經營的著名料亭之一,除了上述的兩位大人物外,不少的商界大亨和社會名流都曾是座上嘉賓。 當年的日式庭園如今已改為蘇州的小橋流水,外部也豎起了中式的牌樓,原先高朋滿座的料亭陳列著國父四次來台的留影與手稿等等,室內則擬仿著舊時的旅館模樣。 就在距離台北車站東一門直行約半里的路程,「逸仙公園」靜靜佇立在車水馬龍之中,小巧雅致,古意盎然。 我們這次來得太早,下個月就該是賞梅時節,興許能巧逢花時 💗

緣側靜觀枯山水,禪意樂埔町

在無數的房子裡,還是木造建築最能喚醒我的自在 🚶‍♂ 樂埔町前身名為「錦町」,錦町再往前叫「古亭庄」,當時這裡阡陌縱橫、沃野千里,現在落定為杭州南路二段,與老街區裡零散的油漆行、建材行、汽車百貨相伴。 日治時期,這裡提供給林務局的官員使用,屬於中高階級的官舍。 庭院裡傾倒的山石與石燈籠滿覆苔蘚,主體的木造建築在長期廢置不用下,所有的門窗、桁架及雨淋板等等早已自然蛀朽。 樂埔町的立偕團隊將腐壞的部分重鑄,堪用的部分補強,或新或舊,一切重整後擺回新的位置。 室內深淺不一的木地板,就是今昔共構的痕跡。 相較於琴道館和齊東詩舍,這裡有較多現代、不那麼「日」;但處處掛著日式空間的指示牌,並標有說明小字,如:「戶袋」、「炊事場」、「座敷」等等,讓人能立時與空間相熟起來。 舊瓶新酒,現在的居之間擺放著各式各樣的農產品及商品,風呂則展示著美麗的植物染織品,一道道七彩的虹流從天空傾瀉而下,實是美不勝收。 庭院裡,灰白色的石礫像湖,一圈圈的耙紋從觀者心中盪開,坐在緣側靜觀枯山水的禪意,不論晴雨都別有風情。 整齊交錯的玉龍草及沿階草,以不同層次的綠為庭院鬱鬱增色,像一匹天然的美錦溫柔地包裹著老屋,和「歷史之角」--在修復過程中,藝術家使用廢棄的舊木料拼接而成的木鹿,一同守護樂埔町的美好,日夜不歇。 由於歷史建築禁止使用明火,樂埔町的廚房設於外部,一進門,便可看見大大的玻璃櫥窗,全程透明的料理過程,不矯情不造作,用最真誠的心款待每位到訪的客人。 老屋滋味,歷久彌新。

鬧中取靜,優雅的單色建築|青鳥

我找它找了好久,總聽說在玻璃屋二樓,但華山哪來的玻璃屋?玻璃屋二樓又在哪?地圖上根本找不到... 🤨🤨🤨 然後在前面下方買了一次又一次的紅茶牛奶跟熱壓吐司,也在前方的藝術大街看過一場又一場的展覽,卻總是與它擦肩而過,或是遺忘了有這麼一個地方在等我。 (後來回想起來真的很有麥香感:原來我們這麼近,或這就是世上最遠的距離 😂😂😂) 「青鳥Bleu&Book」 從千層野台往上走(妳問我千層野台又在哪?就是中間面對廣場的大樓梯 😂) 你會看見一個披掛著白網,霧灰色、垂掛青藤的書洞 📗 如果說黑鳶是個獨特的知性女子,青鳥就像個外表乾淨斯文的優雅紳士 👔 中島上方紮滿了美麗多彩的乾燥花束,四周乾淨的水泥色塊像是男性厚實的臂膀環抱著每一位離世的來客,望著三角天窗的悠悠白雲,宛如藏身在一顆巨大石頭裡的平靜安逸。 聞著檯前淡淡的咖啡香,聽著書頁微微翻動的聲音,在字裡行間緩緩地感受日常的流逝,忘卻厭人的塵囂繁雜。 青鳥並不大,以黑白灰及原木色打底,不造作不花俏,一本本不同的書體封面就是空間裡最棒的裝飾品;或藏著花草或藏著動物的角落裡,環顧四周,處處都是自成一格的風景。 這裡的選書以文學為主,也有很多社會議題相關的書籍,還有少部分的旅遊書,可見紳士先生的性格應如是(笑) 這是現在編最最喜歡的台北小書店,多一分太多,少一分太少,剛剛好的、精緻到位~ 💗

​文章精選
 
ARCHIVE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Pinterest Icon

© 2016 心 寓 設 計 有 限 公 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