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靜之美,俯仰古今的嘉義神社

「嘉義市史蹟資料館」位於嘉義市東區的嘉義公園內,建物前身為日治時期第二代嘉義神社(1943)附屬的「齋館」及「社務所」。齋館是神職人員與重要參與人員祭祀或舉行祭典前,齋戒沐浴保持身心清淨、日夜祈願的地方,故空間格局與住宅相似,並擁有寬廣的庭院。社務所,又稱「廳屋」,是神社的行政辦公室,神職人員便是在此處理庶務及值夜;常設有寬廣的空間因應開會所需,且因其與潔齋事務關係密切,故在空間配置上常與齋館相連。 上述兩處在國府來台後曾被借與國軍828醫院使用,約三十年前才還與嘉義市政府。1998年整體被定為市定古蹟,涵蓋齋館、社務所、手水舍(供參拜者洗手漱口之用)、休憩所、祭器庫(存放神輿之處)、狛犬(又稱高麗犬,置於神社前的除魔石雕,形如中國石獅,特色在於尾巴如柏樹向上)、石燈籠等。 在日治五十年間,臺灣共建了兩百多座大大小小的神社,但戰後多被拆除。此建物現用於展示嘉義當地的文物史蹟,間劃為八個展區,在穿梭行進間,往昔與今日交錯、各展風華。朝代更迭,不變的是土地的初衷,一如舊時,望能聚眾一心。 編註 1:原用來安置神位的本殿在國府來台後被改為忠烈祠使用,但已於1994年遭祝融燒毀,原址改建為現今的「射日塔」,為嘉義市地標之一。 編註 2:有二代神社自然有一代神社,一代神社(1911)建於二代的右前方,但因參拜人數過多、空間不敷使用,後又腐朽嚴重而拆除,現只餘高台及拜殿殘跡。

未來產房,藏身地底的秘密基地

「沒有陽光,空氣凝滯,潮濕無比。」,是地下室向來給人的印象。 在還沒有見到FutureWard前,先幫自己打針,想來大概也就是那樣的一個地方。 在公車上緊盯著手機app的跑馬燈,兄弟飯店、南京復興,生怕一不小心就坐過了站。 充滿廢氣的大十字路口,橫溢滿滿的車流,短短的手腳被追著急急邁過。 今天要去的地點就位在南京復興站出口長春路上幾分鐘的路程,交通十分便利。 入口並不好找,沿著門牌號,看見的是旅店「福華苑」,並貼著請勿隨意進入的告示。 還好一旁親切警衛的大叔指路,原來B1的入口在另一頭。 老舊的手扶梯已靜止,一步步踏著鐵階下樓,布鞋踩在金屬上悶悶地啪啪作響。 偌大的地下空間有一股說不出的氣味,喧囂已散,現隔成三大塊辦公處,分別為飯店自己持有、科技公司,與今天的目標:FutureWard 。 既來之且安之,微挑著眉往櫃台走去,挖嗚,OK,凡事果然不能先入為主,裏頭真是「別有洞天」👏👏👏 首先聽著女孩的簡易說明與部分資料填寫,到訪者享有首日體驗免付費的優惠。這裡提供完善的廚房與淋浴設備,十五個隔間辦公室,開放式的三十多個固定或共用座位,多間一般諮商或可視訊會議室,外部還有一個由宴會廳改造的多功能展場,可舉辦各式媒體活動、演說或發表會,六十坪的空間能容納近一百五十人。 與其他空間體驗上最大不同在於氛圍與組成,傳統飯店的中式宴會廳改造而成的工作空間像座祕密的地下宮殿,搭配現代化的設備、充足的光源、無隔柵的大片流動空間、貼心的無障礙坡道等等,不說真不覺身處B1;另外員工間多用英語交談,備有基本的英文程度,可能跟主人的經驗背景有關,故這裡有頗多異國工作者。 到訪的這一天,有人正在廚

舊瓶裝新酒,華山1914

那一年(1914),大正3年10月,日人阿部三男與藤本鐵治合夥的「芳釀社」以一批「胡蝶蘭」打響了清酒工坊的名號 🍶 ,引來了翌年資本家安部幸之助的注資改組,進而擴建廠房、增聘員工;自此除了清酒,燒酎與再製酒外,也開始生產米酒等臺灣本地酒。 幾年後(1922),日治臺灣有兩件大事:一是「町名改正」,把舊有的清朝街庄改為日式「町」,芳釀酒場被劃為「樺山町80番地」(町名源自於首任臺灣總督「樺山資紀」);二是為提振稅收,繼菸草之後,「酒類」也被列入了臺灣總督府專賣,於是酒場由民營改為官營,先被租用後被收購,更名為「臺灣總督府專賣局台北酒工場」。 1945國府來台後,接收的第一件事就是改名,「工場」變為「工廠」、「樺山」改為「華山」,老闆換成了「臺灣省菸酒公賣局」,產品主力由清酒改為米酒、太白酒與水果酒,廠名一個換過一個,壽命最長的是1957年到1975年的「臺灣省菸酒公賣局台北第一酒廠」,再來是1975年到1987年的「臺灣省菸酒公賣局台北酒廠」,故常稱「台北酒廠」。 後來經濟起飛,市中心的地價飆漲,又難以克服製酒所產生的水汙染;公賣局便配合台北市都市計畫,在1987年與板橋酒廠合遷至林口。 七公頃餘、偌大的土地就此閒置下來。 當中曾通過立法院投票,將此地圈定為新址,稱「華山特區」,後因經費過於龐大引發爭議而作罷...;又廠房外圍曾闢為停車場,但又因租金問題對簿公堂...。💸💸💸 1997年,一群籌辦中法交流展的藝術家組成了「華山藝文特區促進會」,積極爭取其作為藝文展演空間;同年12月,一場於米酒作業場的劇場表演《古國之神──祭特洛伊》,因申請未果,該作導演於次日以「竊佔國土

六條通的工作實驗場|Venue濕地

今天要介紹一個幽暗潮濕、感覺迷離、很夜晚的工作空間。 順著107巷走來,沿途高高掛著「豪情」、「上海灘」等五顏六色的霓虹招牌,大小不一,或圓或方,或新或舊,日間各家門戶緊閉,引人無限遐思。 此巷舊稱「六條通」,位於大正町內,是日本政府為了總督府員工打造的高級住宅區,為當時的行政繁華之所。戰後,各式酒吧、賓館、居酒屋與日本料理店林立;至今,林森北仍是台灣夜生活的地標,終年五光十色、夜夜笙歌。 「濕地」,就位於這燈紅酒綠之間,原址是間旅館,早已荒廢多年、破敗斑駁。 B1平時並不開放,可商議租借做為活動之用。一樓放眼所見,盡是玲瑯滿目的公仔與娛樂設施,漫畫、投籃機、電子飛鏢盤與大型電動機台,最引人注目的該是放置在蛋黃區內爵士鼓及音響,不說夜晚做個酒吧也毫不違和。 這裡有咖啡、下午茶和簡餐,供一般來客與工作者使用,但座位不多,故計畫將空間延伸至二樓半壁,餘下則與三樓共劃為小型辦公室和共同會議空間。到訪時四五樓正在舉辦小型攝影展,「愛」。(查閱官方訊息,四樓似乎已被劃為兩大辦公區。) 「Venue」是集合地、發生地之意,這裡的空間很原始,不設限,沒有具體形狀,也不排除各式各樣的衍伸與可能性。不同階段、不同領域的工作者有不同的需求,五層樓的「濕地」就像一個大型的實驗場域,有人希望開一家咖啡廳、有人需要展示空間,有人需要坐下來找個夥伴好好聊聊...。 「濕地」是土,長出來前,你不知道會收成什麼,正如創業。 低消僅一杯飲品,要不改天去看看,你的一杯咖啡可以得到一些什麼?

麵包樹下,中西合璧的市長官邸

天氣總是陰陰冷冷,今天來回憶一下久違的美好太陽吧 [if gte vml 1]><v:shapetype id="_x0000_t75" coordsize="21600,21600" o:spt="75" o:preferrelative="t" path="m@4@5l@4@11@9@11@9@5xe" filled="f" stroked="f"> <v:stroke joinstyle="miter"></v:stroke> <v:formulas> <v:f eqn="if lineDrawn pixelLineWidth 0"></v:f> <v:f eqn="sum @0 1 0"></v:f> <v:f eqn="sum 0 0 @1"></v:f> <v:f eqn="prod @2 1 2"></v:f> <v:f eqn="prod @3 21600 pixelWidth"></v:f> <v:f eqn="prod @3 21600 pixelHeight"></v:f> <v:f eqn="sum @0 0 1"></v:f> <v:f eqn="prod @6 1 2"></v:f> <v:f eqn="prod @7 21600 pixelWidth"></v:f> <v:f eqn="sum @8 21600 0"></v:f> <v:f eqn="prod @7 21600 pixelHeight"></v:f> <v:f eqn="sum @10 21600 0"></v:f> </v

五十年老屋化身國際共工空間

Impact Hub源自英國倫敦。 一個國際共工空間品牌與其他共工空間最大的不同就是由各個在地空間串連而成的全球性網絡。不同城市有不同的特色,各地工作者共享著Impact Hub的社會影響力;出了國,工作者依舊可以到當地的Impact Hub參訪或工作,獲得當地的工作資源與日常協助。 台灣台北站落在文湖線科技大樓出口兩分鐘。 訪客來自世界各地,營運至今有幾千個人造訪過這裡,舉辦過百餘場的活動,超過十個團隊在這裡運作,有平面設計、空間設計、醫療科技、電子商務、網站開發、甚至非營利組織。 Hub時常舉辦各式各樣的活動,如內外講座、內部同樂會、CreativeMornings Taipei / 創意早晨講座、FuckUp Nights Taipei / 搞砸之夜 等等;也因為如此,每天的Hub都長得不太一樣,今天桌子在這,明天桌子在那,今天連在一起,明天各自一方,像是源源不絕的工作靈感與機會,也像層出不窮的人生課題,但總是大家一起創造、一起面對。 一棟位於靜巷內的五十多年老屋,開始得傻裡傻氣,至今已一位難求。 到訪時,聽聞Hub已為工作者在尋找第二個家。 現已三月,那棵光禿禿的櫻花樹不知盛開了沒有?期待好空間拓點的好消息 :)

​文章精選
 
ARCHIVE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Pinterest Icon

© 2016 心 寓 設 計 有 限 公 司